极速快3走势图连线

周恩來的警衛何明德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1-16    瀏覽次數:

使用Ctrl+M可保存網頁為圖片

“何明德是共產黨員,1939年是和我共一個黨小組過組織生活的。他確曾作過周恩來同志的警衛員……特此證明……鄧穎超 1958年5月12日。”這是四川省通江縣的檔案館里,珍藏著的一張由鄧穎超親筆開具的證明書。

何明德是什么人?鄧穎超為什么要給他開證明?

何明德,四川通江人,1918年生,1933年1月參加紅軍,193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后隨軍北上到達陜北延安,歷任班長、連長等職務。西安事變后,長期擔任周恩來同志的警衛員。

1936年12月16日,西安事變后第4天中午,何明德剛吃完飯,中央蘇區西北辦事處聯絡處處長錢之光找到他,指著身旁一位正在扒飯的大胡子說:“你給那個老漢當幾天勤務兵。”何明德點了點頭。當天下午,這名“老漢”便帶著他走進了西安市金家巷張學良的公館。

“周先生來了,歡迎歡迎!”張學良笑著走出來,老遠就把雙手伸出來了。此時,何明德恍然大悟:這名“老漢”原來就是周恩來。隨后,從另一間屋子走出來的蔣介石,一臉沮喪地說:“今天見到了你這個真共產黨員,我恐怕只有死路一條啰!”周恩來一聽便笑了:“我們不是來殺你,而是來商量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兩人邊說邊握手,隨后開始談判,一道開啟了國共第二次合作。

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后,周恩來回到延安,每天看材料、寫文稿、會來客,忙到半夜12點是家常便飯。何明德與周恩來同處一室,平時主要負責打掃衛生、端茶遞水等事務,遇到有人來訪,就跑到外邊警戒放哨。半夜等到周恩來就寢半個小時后,他還要四周巡視,直到住居周邊安全無異常后才敢入睡。從那以后,何明德緊緊跟隨周恩來,開始了他長達6年的警衛生涯。

1937年4月25日,經中央軍事委員會研究決定,周恩來率領何明德一行前往西安,準備與國民黨就抗日事宜再次談判。他們的車隊剛剛進入延安南面幾十公里外的勞山腳下,突然遭遇伏擊。何明德聽到槍聲,立馬跳下車門,拉起周恩來就往安全地帶撤退,保護周恩來徒步向延安方向返回。

此事發生后,延安震驚了!毛澤東立即吩咐總參謀長劉伯承率領騎兵馳援,同時要求中央警衛團團長黃霖“無論如何也要把周副主席救回來”,并與朱德、張聞天、李富春等人走出窯洞,一道站在延安南門外,焦急地等待周恩來一行返回。當天黃昏,夜幕沉沉、山色朦朧,周恩來等一行人返回延安時,毛澤東等人已在河邊的沙嘴頭等了5個多小時。何明德清楚地看到,毛澤東、朱德等同志與周恩來熱淚盈眶,熱烈擁抱。隨后經查得知,此事原來是當地土匪攔路打劫所為。

1938年10月23日,日寇大舉南下,直逼武漢。武漢法國租界的八路軍辦事處,除了周恩來、何明德、邱南章和司機祝華,大部分人員已經撤往長沙。24日,日寇瘋狂轟炸武漢,漢陽飛機場、武昌火車站未能幸免,沿江船舶幾乎全都被炸沉。當天晚上,周恩來一行連夜出城,乘車前往沙市,路上遇到車輛拋錨的李宗仁、宋美齡等人,只好擠進周恩來、何明德的車內,一路趕到長沙市內八路軍駐湘通訊處。到達長沙后,日寇又逼了過來。辦事處大部分人員再次遷往衡陽,周恩來和何明德等人則留了下來,等待最后撤離。

11月13日凌晨4點,周恩來、葉劍英等人剛剛睡下,何明德正在外邊站崗放哨,突然發現巷口火光沖天,一路國民黨軍背著汽油正在燒房子,他立即叫醒大家,帶領眾人撤離辦事處,沿湘江而上,準備前往衡陽。慌忙中,一條水溝攔住去路,水面寬約二三尺,水深沒過大腿。何明德立即俯身,先后將周恩來、董必武、葉劍英、鄧穎超、郭沫若背過水溝,然后一路順坡而上,搭上一輛大篷車,有驚無險到達了衡陽。事后大家才得知,蔣介石當時為了延緩日寇大舉南下勢頭,下令火燒長沙。當天晚上,長沙城南門外傷兵醫院不慎失火,放火小組錯以為是發出放火燒城的信號,于是一齊放火燒城,熊熊大火映紅半邊天,燒了三天三夜。此次火災,引起中外輿論強烈譴責,蔣介石被迫下令槍斃長沙警備司令酆悌等人,才勉強平息了事態。

從事警衛的生涯中,何明德多次出色完成任務,幫助周恩來等人化險為夷,自八路軍桂林辦事處遷往張治中公館附近一座小樓后,他被推選為黨小組長,多次與周恩來、董必武、葉劍英、鄧穎超、錢之光等人一道過組織生活。周恩來經常以一名普通黨員的身份,帶頭參加組織生活,哪怕有時無法按時到會,都會提前給何明德請假或留下請假條,說明缺席原因。何明德自參加紅軍以來,一直未離隊回家探親。

1942年4月的一天,周恩來告訴何明德,他將前往延安停留一個月,特批準何明德回家探親。臨行前,何明德戀戀不舍地把周恩來和董必武送到珊瑚壩機場。登機前,周恩來同志轉過身來對何明德說:“你若在路上有緊急情況,就及時寫信來。”

誰承想,6年生死相依,從此天各一方。1942年6月21日上午,重慶朝天門碼頭,何明德告別錢之光,回到老家四川通江縣。回家后,國民黨特務多次糾纏和盤詢他,何明德說自己是在田頌堯部隊當兵,并將田頌堯等人的模樣、住處說得一清二楚。同時,他還將帶回家的證件藏到懸梁頂,特務找不到他參加紅軍的證據,只好派人一直暗中盯著他。

那段時間,何明德到處東躲西藏,特務找不到他,將他父親抓起來嚴刑拷打,聲稱不招供就殺他全家。萬般無奈,家人只好變賣房屋拿錢贖回父親。半年后,何明德三次踏上歸隊的旅途,但國民黨關卡重重,加上沒盤纏,只好半途而歸。他心急如焚,也曾多次想給周恩來去信,可又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后來年齡大了,父母又逼著他結婚生子,他想回到周恩來身邊的愿望就更加渺茫了。自那時起,何明德在家務農,從此與組織上失去了聯系。解放后,他歷任過鄉武裝隊長、生產干事等職,但黨員身份一直未得到當地黨組織認可。

直到1957年10月1日,何明德將一封書信寄到國務院辦公室請求確認他中共黨員的身份,自此揭開了鄧穎超為何要給何明德親筆開具證明的謎底。

“……茲有本軍重慶辦事處衛士由渝至通江……給予通行……中華民國卅壹年六月卄日……”這是一張由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部開具給何明德回鄉探親的通行證書,連同鄧穎超那張親筆開具的證明書,至今保存在通江縣檔案館,見證了一名普通戰士從來不敢忘記自己就是共產黨員這一特殊的身份和使命。(作者 陳貴平 蒲江濤 單位 四川省通江縣紀委監委)

 


极速快3走势图连线 专业篮球场 快三二不同号技巧 快乐十分公式技巧规律 仙境 超魔导士 挂机赚钱 所谓棋牌下载 专家预测汇总 牛牛三带二是怎么样 ag金拉霸老虎机bug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大小单双技巧